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藝術時尚與財經 >

“AI+養豬” 無所不能的“人工智能”

時間:2019-07-27 02:13來源:網絡文摘 作者:東岳 整理 點擊:
根據小龍科技給出的數據,以4000頭存欄母豬或年出欄1.6萬頭育肥豬的單個養殖場計算,當前每頭育肥豬可增加50元左右的收益,每頭母豬則可增加570元左右的收益。

 


 

“AI+養豬”無所不能的“人工智能”

 

       中國用占世界7%的土地養活了世界20%的人口,隨著人口的增長,我國農業產業相關領域將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,而加大科技投入,提高農業產業生產效率,成為面對這一重大挑戰的可行之道。

      近幾年,人工智能這項“黑科技”橫空出世,想通過研究人類智能活動的規律,構造具有一定智能的人工系統,讓計算機去完成以往需要人的智力才能勝任的工作。并且,該技術在醫療科技、智能家居、物聯網平臺、自動駕駛等行業的應用也正越來越廣泛,越來越深入。

 


 

      養殖業作為農業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,已經成為人工智能投資者的“寵兒”,備受業內外人士關注。如騰訊的“AI生態鵝場”應用T-block技術,動態實時可視化的對“鵝廠”進行管理和遠程操作,并基于人臉識別技術拿出一套鵝臉識別技術解決方案,實現對“鵝廠”里的鵝資料建檔、投食等精細化管理;阿里云的“ET大腦養豬”使之前全憑人力來完成的豬場監測、繁育管理、疫病防疫等工作,未來都可以由視頻圖像分析、人臉識別、語音識別、物流算法等技術來完成。

 

生產效率低下,使養殖業成為人工智能投資“寵兒”

 

      為什么那么多人工智能投資首選養殖業?究其原因,其實就是養殖業的生產效率實在太低了,成本又高,有點成果就可以立竿見影,使人工智能可以發揮的空間非常大。

       以養豬業為例,中國是一個養豬大國,而非養豬強國。數據顯示,2015年我國規模化豬場生豬出欄占比44%,而2016、2017年豬價高企,又有大量散戶大量進入市場,現如今的規模化程度只低不高。而發達國家代表美國,前十大生豬生產企業產能占比超過40%,其生產過程標準化程度也遠超于中國。規模化程度低代表自動化程度低、效率低下,國內豬場平均生產力水平也會遠低于發達國家。而人工智能在養豬業的發展就成為一個契機,用來提高豬場管理效率,增加豬業產出,同時保障生豬產業的可持續發展。

 


 

      農信互聯的豬聯網將人工智能與智慧養豬進行深度融合,讓人工智能系統代替人工完成養豬產業的智能化、數據化過程,幫助養豬業朝著高效率、低成本的方向轉型升級。豬聯網不僅想用人工智能改變養豬業的生產管理效率,還想將人工智能技術用來進行豬病自動診斷和智能監測。

 

視頻可視化、個體識別,提高豬場生產管理效率

 

       視頻可視化、個體識別讓數據管理“智能化”,提高豬場管理效率。豬跟豬長得一樣嗎?答案肯定是不一樣。豬聯網利用個體識別可視化算法、豬場視頻可視化等人工智能技術,實現豬只的個體識別和標注,智能盤點,并且還能自動識別豬只體長、體重、背膘、活體率、品種,自動錄入相關數據,豬場管理人員可以隨時在線查看豬只檔案、生長狀況,觀察豬只情況,發現問題及時人為干預。

      這波操作大大減少了人工記錄數據的時間,豬場工作人員不用每天投身于一堆生長狀況記錄表中,出欄時間一到,豬聯網的人工智能管理系統會自動提醒豬場工作人員,哪些豬只,現在在哪個欄舍,達到預計出欄體重,可以進行出欄了。對于不小心進入其他豬舍的豬只,人工智能管理系統會標注出來,并立即通知管理人員。這樣會使管理更加標準化、智能化,減少了人為操作出現的錯誤,提高豬場工作人員的工作效率。

 

豬病自動診斷、智能監測,提高豬病防治效率

 

      人工智能技術可以實現對豬病的自動診斷、智能監測,提高豬病的防治效率。豬生病了怎么辦?豬病通結合大數據、人工智能技術,將收集了好幾年的全國豬病大數據應用于豬病診斷,隨著數據量越來越大和數據質量越來越高,通過算法模型,不斷進行測試、回答、檢查答案來訓練,自動校對原有診斷及治療模型的準確性。養殖戶拍一張照片上傳到豬病通,豬病通會自動識別照片,給出合理的處理方案。后期,豬病通的自動診斷系統還會通過不斷的信息采集、解析、思考、學習,不斷更新和優選解決方案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另外,通過養豬場豬病數據采集與分析,豬病通會對豬場可能發生的豬病進行提前預警,告知養殖戶,并提醒養豬場要提前做好生物安全、疫苗免疫等工作,實現豬病的提前預防,以防該病進一步傳播,給豬場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。

 

       AI養豬的身份識別,并不一定要通過臉。

 

       產業互聯網是什么?簡單來說,是把互聯網應用到產業里,而非將產業加入互聯網中,即產業為主導,互聯網要遵從產業的規律和玩法,同時產業也需要融合互聯網的思維。不明白?沒關系,我們準備了一系列不同產業領域的優質案例,供你建立具象認知,農業2025系列則是你觸摸未來農業的一個窗口。

  

       中國是全球最大生豬養殖國家,2018年生豬出欄量6.94億,整個豬肉市場規模大約1.4 萬億元,相當于智能手機總銷售額的2.3倍,對GDP貢獻率超2%。

       相比牛羊等其他開放式養殖品類,生豬養殖的規模化程度較高,但依然面臨產業效率低、疫病風險高等問題,高效、科技化養殖需求也愈發強烈,除了阿里布局,業內也已經有不少創業型智能養殖科技公司,包括36氪曾報道過的睿畜科技,以及今天要介紹的「北京小龍潛行科技有限公司」(簡稱“小龍科技”)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小龍科技團隊成立于2015年,重點要解決養豬行業飼喂、管理過程關鍵指標的無接觸、無應激測量問題,現階段的切入點是通過物聯網和計算機視覺技術,為養殖戶解決體重測量、背膘測量、豬只盤點等痛點,目前的產品包括兩個終端:便攜式智能養殖工作平臺-AIbox、軌道式巡視機器人-守望者,和一個生產數據系統,且軟硬件都采用了模塊化設計。

        小龍潛行的營收來源主要包括硬件售賣和每年的數據服務費,以500頭生豬的單個豬舍計算,初次硬件投入成本約在2萬元,每年需支付功能模塊數據服務費約500-1500元不等。

       相比市面上其他智能養殖的解決方案,小龍科技最鮮明的特點是主張非接觸式、無應激的理念,小龍科技的 CEO 鞠鐵柱解釋到,豬是極為敏感的動物,過多的人為干擾和破壞飼養環境,會造成豬只應激反應,不僅影響正常的生長,甚至會誘發各類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 因而,小龍科技研發的AIbox、守望者,全部都采用了AI視覺技術獲取實時數據,以欄為單位,完成豬只的測重、測膘、盤點,精準度分別能達到98%、95%、99%。根據實時的背膘和體重數據,生產數據系統將自行進行預警,并給出適合的飼養方案,以達到精準飼養、減少浪費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 根據小龍科技給出的數據,以4000頭存欄母豬或年出欄1.6萬頭育肥豬的單個養殖場計算,當前每頭育肥豬可增加50元左右的收益,每頭母豬則可增加570元左右的收益。鞠鐵柱表示,隨著技術的迭代和優化,將來還有效益提升的空間。


小龍科技智能產品應用場景

 

        之所以選擇這三個切入點,原因在于影響養殖戶收入的三個核心維度分別是生豬的體重、品質、數量。

        其中生豬的體重、背膘厚度直接關系到生豬的飼養方案、繁育時機、健康狀況、品質定級,但一個規模養殖場的生豬數往往有上萬頭,傳統通過人工用上稱、肉眼評估等測重、測膘,存在費時費力且誤差大等問題,而養殖戶無法及時掌握體重和背膘厚度的變化,就無法及時調整飼養方案。豬只盤點則確保養殖戶和養殖企業明確財產數量,規避管理漏洞(存活率誤差、盜竊等)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在AI養豬里還有一個繞不開的命題——身份識別,該領域的企業大多也在講一個這樣的故事——通過精準的身份識別,檢測豬只的變化,并幫助保險機構核驗投保身份,避免“換豬騙保”問題。而關于身份識別,鞠鐵柱有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 他表示,豬臉識別是業內一個高熱度議題,但相比人臉識別,給豬臉錄入難度大且成本高,同時生豬生長快,臉部變化大,需要頻繁錄入,因而成本高昂且需要大量人力投入。不少AI養殖企業轉而采用智能耳標等穿戴設備解決生豬身份識別問題。可穿戴式設備依然會引起豬只的應激反應,甚至感染等其他問題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鞠鐵柱介紹到,養殖場的生豬可分兩類:育肥豬和母豬,母豬作為能夠增值的生產資料,是養殖場長期持有的核心財產,佩戴耳標的成本與產生的價值可以對等。但育肥豬飼養周期只有數月,上萬頭生豬一出欄,智能耳標作廢棄用,即便智能耳標成本低至10元,也是數十萬元的成本。

       小龍科技正在研發的解決方案是,給養殖場內的豬只發放唯一身份ID,并用視頻追蹤技術進行終生追蹤,觀察豬只各項指標的變化。在這種方案里,豬只在系統中只是一串數字代號,但確定了豬只的身份的同時,也不會因頻繁丟棄智能耳標造成成本浪費。

       目前,小龍科技已經在多家豬場進行示范建設,并在籌建全球首個智能養殖無人豬場,2019年將完成1-2個高標的示范豬場。

       關于團隊,鞠鐵柱畢業于東北農業大學畜牧專業,研究如何用互聯網技術及思維升級畜牧業20年,并在2015年在業內率先提出智能養豬理念。小龍科技目前在職員工80余人,研發人員占比超過80%,全部為本科及以上學歷,其中博士10人,碩士50人,團隊核心人員主要由畜牧行業專家、IT專家、工業制造專家組成,研發中心組織架構如下圖。


小龍科技研發中心架構

 

       鞠鐵柱認為,除了團隊,小龍科技的另一個優勢在于對行業的了解,鞠鐵柱舉例到,在滿足市場需求方面,許多企業在研發母豬發情期檢測方向的產品,但規模養殖企業為了實現集約化生產,會采用批次發情的生產方式,也就意味著有購買能力和購買意愿的部分主流養殖企業,并不需要發情檢測這一服務,造成產品與市場需求的脫節。

        據了解,小龍科技現已開放第一輪融資。

 

 


 

 

劉強東宣布“AI養豬”,讓豬農們坐不住了

 

      劉強東宣布“AI養豬”,讓豬農們坐不住了,不同于傳統養豬方式

       很多人對于自己的人生都有一個明確的規劃,但是往往我們的計劃趕不上變化,所以很多人才會在發展中迷失方向,但是有些人對于自己的未來方向也是有很強大的把控意識的,這些人一般也是我們認為的成功人士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現在很多人都希望自己的能夠活得自由,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夠創業,做自己的老板,雖然自己很累,但是自己也是很充實的,可能最后也沒有賺到很多錢,但是這也多少是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。

       在我們國內,最近刮起了一股創業風,很多人都會在大潮中選擇創業,創業的方式有很多種,有的可以憑借著自己的勞動去賺錢,有些可以憑借著自己的技術去獲得回報,對于老百姓來書,也許養殖是一個除了種莊稼之外的收入來源吧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國內有很多的豬農,這些人是專業的養殖戶,這些人懂得養殖的知識,同時也靠著這個方面的發展,把自己的生活過的越來越好,那么最近的一件事,也是讓全國的豬農們都坐不住了,那就是京東的老大,劉強東宣布自己要養豬了。

       不同于傳統養豬方的是,劉強東養豬希望可以通過AI技術來幫助自己完成整個過程,作為一個科技界的大佬,這也的確是不容易的,所以劉強東還是有自己的一套算盤的,自己不僅僅擁有自己的電商王國,也許未來,自己的商品也會是來源于自己的工廠了。

 


 

      在我們國內,有很多人養豬,主要是我們是一個大國,同時我們國家的人口也是很多的,所以算下來,平均兩個中國人一年就要吃掉一頭豬,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,畢竟我們的人口都是數以億計的。

       京東養豬也是看中了這個市場,因為在我們國家,雖然豬農也很多,但是這些豬農的技術也是多少會有些漏洞的,所以我們的豬農的養豬效率也是非常的低的,對于豬飼料的成本,我們也很難控制,主要是人力成本比較高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我們印象中,自己家里養豬的時候,都會選擇自己做豬飼料,這些豬飼料也是以一些秸稈為原料,從一定的程度上來說,這些也是對資源的合理利用。為了能夠提高養殖效率,劉強東也開始了自己的行動。

      在京東的養豬場,我們能夠看到,豬在這里主要是通過刷臉識別的,京東為了自己的養豬場,也是投入了很多,看得出來,劉強東就是想著能夠節省很多的人力物力,同時也是最大的改善了豬的生活環境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劉強東的帶領下,京東開發出了專門用于給豬刷臉的攝像頭,所以這樣的問題得到了解決之后,我們也是能夠第一時間了解到豬的生長狀況,同時什么食物是豬喜歡吃的,或者是豬的一些運動記錄,都會記錄在案。

 

       同時在豬舍里面,還有各種智能設備被派上用場,用來檢測豬的生長環境,所以看得出來,有些豬的生活環境,比我們人類還好,因為他們是利潤的來源,所以要時刻的保護好這些豬。不僅僅在養殖方面下文章,同時還對豬糞進行有效地利用,這也是一整個健康的生產鏈,所以,未來,我們也能夠和歐美養殖業的差距更小。

 

 


 
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东方6+1开奖号码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