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書畫長廊 >

中國的文人墨客為什么偏愛雪景?

時間:2019-12-16 17:43來源:網絡文摘 作者:未名讀書 點擊:
被白雪覆蓋的世界是圣潔的,在中國藝術中,雪具有感發人心的功能,因而它往往具有和酒同等的作用,催發意興,激蕩生命。在中國畫家眼中,雪更是妙的,就是說雪中有妙意。他們常常將自己的哲思寄寓于雪中。

 



       冬季最令人期待的事情之一便是下雪。

 

       被白雪覆蓋的世界是圣潔的,與我們平常所在的世界全然不同。大雪飄飛,白雪皚皚,人在這樣的氛圍中,容易忘記塵世的煩躁,產生一種超然于世的感覺。

 


 


       對于中國畫家來說,雪是一個至為豐富的體驗世界,一個能彰顯人的生命感受和情緒意志的對象。

 

       文徵明說:“古之高人逸士,往往喜弄筆作山水以自娛,然多寫雪景者,蓋欲假此以寄其歲寒明潔之意耳。”清代的惲南田說:“雪霽后寫得天寒木落,石齒出輪,以贈賞音,聊志我輩浩蕩堅潔耳。”這都點出了雪畫的情感寄托的特征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白雪連綿,蕩盡污垢,在雪意闌珊中,使畫家不落凡俗,從而自保堅貞、自在高迥。雪畫反映了中國畫家的超越情懷。明王稚登贊趙大年《江干雪霽圖》有“皎然高映”之趣,有“人在冰壺玉鑒中”之感,即是就超越情懷而言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如唐寅的《雪山會琴圖》是其山水畫杰作,大立軸,淡著色,畫高山邃谷,白雪皚皚,崎嶇的山路上,一人騎驢,童子抱琴隨后。山林深處,晴雪滿汀,有一茅屋,屋中有二人圍爐煮茶,靜候來者。唐寅自題詩云:“雪滿空山曉會琴,聳肩驢背自長吟。乾坤千古興亡跡,公是公非總陸沉。”
 


《雪山會琴圖》臨摹本局部

 

        雪獨特的意境使它成為中國畫的一個重要主題。很多畫家都有雪景圖傳世。

 

       唐代詩人王維就是一位畫雪專家,他生平愛好畫雪。他的雪景圖,僅見宋徽宗朝《宣和畫譜》的著錄,就有20余幅。也可以說他是中國畫史上第一個將雪景作為主要表現對象的畫家。僅見其雪圖,除了《雪溪圖》之外,還有《江干初雪圖》《長江積雪圖》(皆為摹作)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五代南唐的巨然是一位畫雪的高手,他的《雪圖》今藏臺北“故宮博物院”,絹本,水墨,畫的是深山雪霽之景,深山中,一片茫茫,如宇宙初開之狀。溪橋山道之間,寺宇半露,向上以渾厚的線條畫出遠山,雪意茫茫,渾厚華滋。又有古松若干,卓立于冷逸世界中。

 

       這幅畫是白的,又是香的。在這里,不僅山凈,樹凈,那坡陀間的一溪寒水,也分外明凈。雪后時分,行旅幾人,輕盈地朝著深山走去,掩映在半山中的寺院,就是他們的目的地。他們走向明凈,走向幽深,遠離塵世的紛擾。

 

       這幅畫可以“高松飄白雪,深寺掩香燈”來評價。巨然是個僧人畫家,這幅山水其實表達的是對佛的信心。對于禪師來說,雪意味著空,它是沒有裝飾的本色世界,是別無染污的凈界。

 

巨然《雪圖》

 

        元四家之一的黃公望,也是畫雪的高手。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《九峰雪霽圖》,絹本,墨筆,是他的畫雪杰作。黃公望善于畫高聳的山巒,在中國畫史上,最得渾厚之妙,人多以“渾厚華滋”評之。

 

       此畫作于他八十歲之時,這幅畫老辣中見溫柔。畫不似王維平遠的山勢,而是畫山峰林立,所謂“九峰”者,多峰也。山峰一一矗立,欲與天公試比高。遠視之,又如冰凌倒懸,給人以奇警特出的感覺。

 

       黃公望畫的是一個琉璃世界,一個玉乾坤。大雪初霽,山峰靜穆地沐浴在雪的擁抱之中。山巒以墨線空勾,天空和水體以淡墨烘出,以稍濃之墨快速地勾畫出參差的小樹,而山峰下的樹枝如白花一樣綻放,筆勢斬截,毫無拖泥帶水之嫌,法度嚴謹。

 

       雪是冷的,但大癡畫來,卻有玉的溫潤、透靈。這通體透靈的琉璃世界,居然是用水墨畫出,真是不可思議。石濤曾說:“混沌里放出光明。”這幅畫正可當之。正是“山空有云影,夢暖雪生香”。在這冷世界中,使人體會到莊嚴靜穆的神性。

 


黃公望《九峰雪霽圖》

 

       在中國藝術中,雪具有感發人心的功能,因而,它往往具有和酒同等的作用,催發意興,激蕩生命。 傳為黃公望所作《剡溪訪戴圖》,今藏云南省博物館,畫的是東晉時的一個故事,頗有大癡意境。

 

      東晉名士王徽之是一位愛竹成癖、以至于說出“何可一日無此君”的詩人,他在山陰時,一天夜雪,他命家人打開門窗,對雪酌酒,四望皎然。酒后院中踱步,詠著左思的招隱詩,詠到“何必絲與竹,山水有清音”時,忽然想到正具有此一境界的友人、大雕塑家戴逵(字安道)。

 

       此時戴在剡溪,離山陰有百里之路,他卻命家人駕小舟前去訪問,小舟幾乎在雪溪中走了一夜,快到了戴的住所,他命船家返回。人問其故,他說:“吾本乘興而行,興盡而返,何必見戴!”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是何等瀟灑倜儻的人生格調。他解除的是目的,高揚的是“興”——生命的悸動,夜、酒、詩、友情,再加上雪,這就是他的興發感動,他有不可遏止的生命沖動。

 

       或許人的生命本來蟄伏的東西太多,我們原以為自己平庸、乏味,原以為自己道不如人,其實,人人的生命都有靈光。雪的映照,使靈光躍現出來,原來,這里也可以靈光綽綽。

 


《剡溪訪戴圖》

 

        在中國畫家眼中,雪更是妙的,就是說雪中有妙意。他們常常將自己的哲思寄寓于雪中。我們注意到,對雪有偏愛的畫家多是僧人畫家,如巨然等,或是傾向于佛教尤其是禪宗情趣的畫家,如王維、關仝等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禪宗中,雪意味著一種大智慧。有僧問:“如何是摩柯般若?”摩訶是大,般若是智慧。大智慧就是雪落茫茫。佛教中以“雪山喻大涅槃”。禪宗是反對比喻象征的,道不可比,但并非絕對。雪就是禪宗的一個很重要的喻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在佛教中,有這樣的說法,說是釋迦牟尼在過去世到雪山修行,所以被稱為“雪山童子”。這樣的比喻當然與清凈法身有關。傳禪宗中的牛頭法融開堂將《法華經》,講得素雪滿階,群花自落。茫茫的雪意是智慧的淵海,它沉穩、內斂、深邃、平和、空無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 雪是干凈的,而人們平時生活很容易沾染上污濁的東西。在雪中,我們似乎將心靈洗滌了一番,有詩道:“皚如山上雪,皎若云間月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雪是冷寂的,給人凄涼的感受,使人有深深的內心體驗,和這個充滿戲劇般喧鬧的世界形成鮮明的對比。在雪中,人們獲得心靈的安寧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唐人司空曙有詩云:“閉門空有雪,看竹永無人。”琉璃世界,一片靜寂,深心獨往,孤意自飛。雪給人帶來性靈的怡然。

 

     你住的地方下雪了嗎?如果沒有的話,不如一起在畫中、書中“賞雪”吧!

 


 
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东方6+1开奖号码是 江西快三哪里可以购买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是正规的 北京pk拾赚钱技巧 江西十一选五选定胆 安徽体彩11选五奖金多少 支付宝购买股票流程图 快乐扑克豹子最大遗漏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江西11选5奖励规则 七星彩连线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14 福建十一选五选号助手 北京快三跨度一定牛 11选5电视图表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